您现在的位置:文墨精要 >> 经籍类 >> 礼类

礼记-文王世子

【手机阅读】 【礼类】    作者:佚名    【字号:变小 变大【繁体中文】 
 
  文王之為世子,朝於王季,日三。鸡初鸣而衣服,至於寝门外,问内竖之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内竖曰:「安。」文王乃喜。及日中,又至,亦如之。及莫,又至,亦如之。其有不安节,则内竖以告文王,文王色忧,行不能正履。王季复膳,然后亦复初。食上,必在,视寒暖之节,食下,问所膳;命膳宰曰:「末有原!」应曰诺。然后退。
  武王帅而行之,不敢有加焉。文王有疾,武王不脱冠带而养。文王一饭,亦一饭;文王再饭,亦再饭。旬有二日乃间。
  文王谓武王曰:「女何梦矣?」武王对曰:「梦帝与我九龄。」文王曰:「女以為何也?」武王曰:「西方有九国焉,君王其终抚诸?」文王曰:「非也。古者谓年龄,齿亦龄也。我百尔九十,吾与尔三焉。」文王九十七乃终,武王九十三而终。
  成王幼,不能涖阼,周公相,践阼而治。抗世子法於伯禽,欲令成王之知父子君臣长幼之道也;成王有过,则挞伯禽,所以示成王世子之道也。文王之為世子也。
  凡学世子及学士,必时。春夏学干戈,秋冬学羽籥,皆於东序。小乐正学干,大婿賛之;籥师学戈,籥师丞賛之。婿鼓南。春诵夏弦,大师詔之;瞽宗秋学礼,执礼者詔之;冬读书,典书者詔之。礼在瞽宗,书在上庠。
  凡祭与养老,乞言,合语之礼,皆小乐正詔之於东序。大乐正学舞干戚,语说,命乞言,皆大乐正授数,大司成论说在东序。凡侍坐於大司成者,远近间三席,可以问,终则负墙。列事未尽,不问。
  凡学,春官释奠于其先师,秋冬亦如之。凡始立学者,必释奠于先圣先师;及行事,必以币。凡释奠者,必有合也,有国故则否。凡大合乐,必遂养老。凡语於郊者,必取贤敛才焉。或以德进,或以事举,或以言扬。曲艺皆誓之,以待又语。三而一有焉,乃进其等,以其序,谓之郊人,远之於成均以及取爵於上尊也。始立学者,即兴器用币,然后释菜,不舞不授器,乃退。儐於东序,一献,无介语可也。
  教世子。凡三王教世子必以礼乐。乐,所以脩内也;礼,所以脩外也。礼乐交错於中,发形於外,是故其成也懌,恭敬而温文。立大傅少傅以养之,欲其知父子君臣之道也。大傅审父子君臣之道以示之;少傅奉世子,以观大傅之德行而审喻之。大傅在前,少傅在后;入则有保,出则有师,是以教喻而德成也。师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诸德者也;保也者,慎其身以辅翼之而归诸道者也。记曰:「虞夏商周,有师保,有疑丞。」设四辅及三公。不必备,唯其人。语使能也。君子曰德,德成而教尊,教尊而官正,官正而国治,君之谓也。
  仲尼曰:「昔者周公摄政,践阼而治,抗世子法於伯禽,所以善成王也。闻之曰:『為人臣者,杀其身有益於君则為之。』况於其身以善其君乎!周公优為之。」是故知為人子,然后可以為人父;知為人臣,然后可以為人君;知事人,然后能使人。成王幼,不能涖阼,以為世子,则无為也,是故抗世子法於伯禽,使之与成王居,欲令成王之知父子君臣长幼之义也。
  君之於世子也,亲则父也,尊则君也。有父之亲,有君之尊,然后兼天下而有之。是故,养世子不可不慎也。行一物而三善皆得者,唯世子而已。其齿於学之谓也。故世子齿於学,国人观之曰:「将君我而与我齿让何也?」曰:「有父在则礼然,然而眾知父子之道矣。」其二曰:「将君我而与我齿让何也?」曰:「有君在则礼然,然而眾著於君臣之义也。」其三曰:「将君我而与我齿让何也?」曰:「长长也,然而眾知长幼之节矣。」故父在斯為子,君在斯谓之臣,居子与臣之节,所以尊君亲亲也。故学之為父子焉,学之為君臣焉,学之為长幼焉,父子君臣长幼之道得,而国治。语曰:「乐正司业,父师司成,一有元良,万国以贞。」世子之谓也。
  周公践阼。
  庶子之正於公族者,教之以孝弟睦友子爱,明父子之义、长幼之序。其朝於公:内朝,则东面北上;臣有贵者,以齿。其在外朝,则以官,司士為之。其在宗庙之中,则如外朝之位。宗人授事,以爵以官。其登餕献受爵,则以上嗣。庶子治之,虽有三命,不踰父兄。其公大事,则以其丧服之精麤為序。虽於公族之丧亦如之,以次主人。若公与族燕,则异姓為宾,膳宰為主人,公与父兄齿。族食,世降一等。其在军,则守於公禰。公若有出疆之政,庶子以公族之无事者守於公宫,正室守大庙,诸父守贵宫贵室,诸子诸孙守下宫下室。五庙之孙,祖庙未毁,虽為庶人,冠,取妻,必告;死,必赴;练祥则告。族之相為也,宜弔不弔,宜免不免,有司罚之。至于賵賻承含,皆有正焉。
  公族其有死罪,则磬于甸人。其刑罪,则纤剸,亦告于甸人。公族无宫刑。狱成,有司讞于公。其死罪,则曰某之罪在大辟;其刑罪,则曰某之罪在小辟。公曰:「宥之。」有司又曰:「在辟。」公又曰:「宥之。」有司又曰:「在辟。」及三宥,不对,走出,致刑於于甸人。公又使人追之曰:「虽然,必赦之。」有司对曰:「无及也!」反命於公,公素服不举,為之变,如其伦之丧。无服,亲哭之。
  公族朝於内朝,内亲也。虽有贵者以齿,明父子也。外朝以官,体异姓也。宗庙之中,以爵為位,崇德也。宗人授事以官,尊贤也。登餕受爵以上嗣,尊祖之道也。丧纪以服之轻重為序,不夺人亲也。公与族燕则以齿,而孝弟之道达矣。其族食世降一等,亲亲之杀也。战则守於公禰,孝爱之深也。正室守大庙,尊宗室,而君臣之道著矣。诸父诸兄守贵室,子弟守下室,而让道达矣。五庙之孙,祖庙未毁,虽及庶人,冠,取妻必告,死必赴,不忘亲也。亲未绝而列於庶人,贱无能也。敬弔临賻賵,睦友之道也。古者,庶子之官治,而邦国有伦;邦国有伦,而眾乡方矣。公族之罪,虽亲不以犯有司,正术也,所以体百姓也。刑於隐者,不与国人虑兄弟也。弗弔,弗為服,哭于异姓之庙,為忝祖远之也。素服居外,不听乐,私丧之也,骨肉之亲无绝也。公族无宫刑,不翦其类也。
  天子视学,大昕鼓徴,所以警眾也。眾至,然后天子至。乃命有司行事。兴秩节,祭先师先圣焉。有司卒事,反命。始之养也:适东序,释奠於先老,遂设三老五更群老之席位焉。适饌省醴,养老之珍,具;遂发咏焉,退脩之以孝养也。反,登歌清庙,即歌而语,以成之也。言父子君臣长幼之道,合德音之致,礼之大者也。下管象,舞大武。大合眾以事,达有神,兴有德也。正君臣之位、贵贱之等焉,而上下之义行矣。有司告以乐闋,王乃命公侯伯子男及群吏曰:「反!养老幼於东序。」终之以仁也。是故,圣人之记事也,虑之以大,爱之以敬,行之以礼,脩之以孝养,纪之以义,终之以仁。是故古之人一举事,而眾皆知其德之备也。古之君子,举大事,必慎其终始,而眾安得不喻焉?兊命曰:「念终始典於学。」
  世子之记曰:「朝夕至於大寝之门外,问於内竖曰:『今日安否何如?』内竖曰:『今日安。』世子乃有喜色。其有不安节,则内竖以告世子,世子色忧,不满容。内竖言复初,然后亦复初。朝夕之食上,世子必在,视寒暖之节;食下,问所膳羞。必知所进,以命膳宰,然后退。若内竖言疾,则世子亲齐玄而养:膳宰之饌,必敬视之;疾之药,必亲尝之。尝饌善,则世子亦能食;尝饌寡,世子亦不能饱;以至於复初,然后亦复初。」
   
【受益 人次】 本站声明】【我要评论】【点击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