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墨精要 >> 经籍类 >> 礼类

礼记-王制

【手机阅读】 【礼类】    作者:佚名    【字号:变小 变大【繁体中文】 
 
  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诸侯之上大夫卿,下大夫,上士中士下士,凡五等。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不能五十里者,不合於天子,附於诸侯曰附庸。天子之三公之田视公侯,天子之卿视伯,天子之大夫视子男,天子之元士视附庸。
  制:农田百亩。百亩之分: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庶人在官者,其禄以是為差也。
  诸侯之下士视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也。中上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禄;君,十卿禄。次国之卿,三大夫禄;君,十卿禄。小国之卿,倍大夫禄,君十卿禄。
  次国之上卿,位当大国之中,中当其下,下当其上大夫。小国之上卿,位当大国之下卿,中当其上大夫,下当其下大夫,其有中士、下士者,数各居其上之三分。
  凡四海之内九州,州方千里。州,建百里之国三十,七十里之国六十,五十里之国百有二十,凡二百一十国;名山大泽不以封,其餘以為附庸閒田。八州,州二百一十国。天子之县内,方百里之国九,七十里之国二十有一,五十里之国六十有三,凡九十三国;名山大泽不以肦,其餘以禄士,以為閒田。凡九州,千七百七十三国。天子之元士、诸侯之附庸不与。
  天子百里之内以共官,千里之内以為御。千里之外,设方伯。五国以為属,属有长。十国以為连,连有帅。三十国以為卒,卒有正。二百一十国以為州,州有伯。八州八伯,五十六正,百六十八帅,三百三十六长。八伯各以其属,属於天子之老二人,分天下以為左右,曰二伯。千里之内曰甸,千里之外,曰采曰流。
  天子: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大国:三卿;皆命於天子;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次国:三卿;二卿命於天子,一卿命於其君;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小国:二卿;皆命於其君;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
  天子使其大夫為三监,监於方伯之国,国三人。天子之县内诸侯,禄也;外诸侯,嗣也。
  制:三公,一命卷;若有加,则赐也。不过九命。次国之君,不过七命;小国之君,不过五命。大国之卿,不过三命;下卿再命,小国之卿与下大夫一命。
  凡官民材,必先论之。论辨然后使之,任事然后爵之,位定然后禄之。爵人於朝,与士共之。刑人於市,与眾弃之。是故公家不畜刑人,大夫弗养,士遇之涂弗与言也;屏之四方,唯其所之,不及以政,亦弗故生也。
  诸侯之於天子也,比年一小聘,三年一大聘,五年一朝。天子五年一巡守:岁二月,东巡守至于岱宗,柴而望祀山川;覲诸侯;问百年者,就见之。命大师陈诗以观民风,命市纳贾以观民之所好恶,志淫好辟。命典礼考时月,定日,同律,礼乐制度衣服正之。山川神祗,有不举者,為不敬;不敬者,君削以地。宗庙,有不顺者,為不孝;不孝者,君絀以爵。变礼易乐者,為不从;不从者,君流。革制度衣服者,為畔;畔者,君讨。有功德於民者,加地进律。五月,南巡守至于南岳,如东巡守之礼。八月,西巡守至于西岳,如南巡守之礼。十有一月,北巡守至于北岳,如西巡守之礼。归,假于祖禰,用特。
  天子将出,类乎上帝,宜乎社,造乎禰。诸侯将出,宜乎社,造乎禰。
  天子无事与诸侯相见曰朝,考礼正刑一德,以尊于天子。天子赐诸侯乐,则以祝将之,赐伯、子、男乐,则以鼗将之。
  诸侯,赐弓矢然后征,赐鈇鉞然后杀,赐圭瓚然后為鬯。未赐圭瓚,则资鬯於天子。天子命之教然后為学。小学在公宫南之左,大学在郊。天子曰辟痈,诸侯曰頖宫。
  天子将出征,类乎上帝,宜乎社,造乎禰,禡於所征之地。受命於祖,受成於学。出征,执有罪;反,释奠于学,以讯馘告。
  天子、诸侯无事则岁三田:一為乾豆,二為宾客,三為充君之庖。无事而不田,曰不敬;田不以礼,曰暴天物。天子不合围,诸侯不掩群。天子杀则下大绥,诸侯杀则下小绥,大夫杀则止佐车。佐车止,则百姓田猎。獭祭鱼,然后虞人入泽梁。豺祭兽,然后田猎。鳩化為鹰,然后设罻罗。草木零落,然后入山林。昆虫未蛰,不以火田,不麛,不卵,不杀胎,不殀夭,不覆巢。
  冢宰制国用,必於岁之杪,五穀皆入然后制国用。用地小大,视年之丰耗。以三十年之通制国用,量入以為出,祭用数之仂。丧,三年不祭,唯祭天地社稷為越紼而行事。丧用三年之仂。丧祭,用不足曰暴,有餘曰浩。祭,丰年不奢,凶年不俭。国无九年之畜曰不足,无六年之蓄曰急,无三年之蓄曰国非其国也。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虽有凶旱水溢,民无菜色,然后天子食,日举以乐。
  天子七日而殯,七月而葬。诸侯五日而殯,五月而葬。大夫、士、庶人,三日而殯,三月而葬。三年之丧,自天子达,庶人县封,葬不為雨止,不封不树,丧不贰事,自天子达于庶人。丧从死者,祭从生者。支子不祭。
  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诸侯五庙,二昭二穆,与太祖之庙而五。大夫三庙,一昭一穆,与太祖之庙而三。士一庙。庶人祭于寝。
  天子、诸侯宗庙之祭:春曰礿,夏曰禘,秋曰尝,冬曰烝。天子祭天地,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天子祭名山大川:五岳视三公,四瀆视诸侯。诸侯祭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天子诸侯祭因国之在其地而无主后者。
  天子犆礿,祫禘,祫尝,祫烝。诸侯礿则不禘,禘则不尝,尝则不烝,烝则不礿。诸侯礿,犆;禘,一犆一祫;尝,祫;烝,祫。
  天子社稷皆大牢,诸侯社稷皆少牢。大夫、士宗庙之祭,有田则祭,无田则荐。庶人春荐韭,夏荐麦,秋荐黍,冬荐稻。韭以卵,麦以鱼,黍以豚,稻以鴈。祭天地之牛,角茧栗;宗庙之牛,角握;宾客之牛,角尺。诸侯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庶人无故不食珍。庶羞不踰牲,燕衣不踰祭服,寝不踰庙。
  古者,公田,藉而不税;市,廛而不税;关,讥而不征;林、麓、川、泽,以时入而不禁。夫圭田无征。用民之力,岁不过三日。田里不粥,墓地不请。
  司空执度度地,居民山川沮泽,时四时。量地远近,兴事任力。凡使民:任老者之事,食壮者之食。
  凡居民材,必因天地寒暖燥湿,广谷大川异制。民生其间者异俗:刚柔轻重迟速异齐,五味异和,器械异制,衣服异宜。脩其教,不易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中国戎夷,五方之民,皆有其性也,不可推移。东方曰夷,被髪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有不火食者矣。西方曰戎,被髪衣皮,有不粒食者矣。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中国、夷、蛮、戎、狄,皆有安居、和味、宜服、利用、备器,五方之民,言语不通,嗜欲不同。达其志,通其欲:东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译。
  凡居民,量地以制邑,度地以居民。地、邑、民、居,必参相得也。无旷土,无游民,食节事时,民咸安其居,乐事劝功,尊君亲上,然后兴学。
  司徒修六礼以节民性,明七教以兴民德,齐八政以防淫,一道德以同俗,养耆老以致孝,恤孤独以逮不足,上贤以崇德,简不肖以絀恶。
  命乡,简不帅教者以告。耆老皆朝于庠,元日,习射上功,习乡上齿,大司徒帅国之俊士与执事焉。不变,命国之右乡,简不帅教者移之左;命国之左乡,简不帅教者移之右,如初礼。不变,移之郊,如初礼。不变,移之遂,如初礼。不变,屏之远方,终身不齿。
  命乡,论秀士,升之司徒,曰选士。司徒论选士之秀者而升之学,曰俊士。升於司徒者,不征於乡;升於学者,不征於司徒,曰造士。乐正崇四术,立四教,顺先王诗书礼乐以造士。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王大子、王子、群后之大子、卿大夫元士之适子、国之俊选,皆造焉。凡入学以齿。
  将出学,小婿、大婿、小乐正简不帅教者以告于大乐正。大乐正以告于王。王命三公、九卿、大夫、元士皆入学。不变,王亲视学。不变,王三日不举,屏之远方。西方曰棘,东方曰寄,终身不齿。
  大乐正论造士之秀者以告于王,而升诸司马,曰进士。司马辨论官材,论进士之贤者以告於王,而定其论。论定然后官之,任官然后爵之,位定然后禄之。
  大夫废其事,终身不仕,死以士礼葬之。有发,则命大司徒教士以车甲。凡执技论力,适四方,赢股肱,决射御。凡执伎以事上者:祝史、射御、医卜及百工。凡执伎以事上者:不贰事,不移官,出乡不与士齿。仕於家者,出乡不与士齿。
  司寇正刑明辟以听狱讼。必三刺。有旨无简不听。附从轻,赦从重。凡制五刑,必即天论。邮罚丽於事。凡听五刑之讼,必原父子之亲、立君臣之义以权之。意论轻重之序,慎测浅深之量以别之。悉其聪明,致其忠爱以尽之。疑狱,犯与眾共之;眾疑,赦之。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
  成狱辞,史以狱成告於正,正听之。正以狱成告于大司寇,大司寇听之棘木之下。大司寇以狱之成告於王,王命三公参听之。三公以狱之成告於王,王三又,然后制刑。凡作刑罚,轻无赦。刑者型也,型者成也,一成而不可变,故君子尽心焉。
  析言破律,乱名改作,执左道以乱政,杀。作淫声、异服、奇技、奇器以疑眾,杀。行偽而坚,言偽而辩,学非而博,顺非而泽以疑眾,杀。假於鬼神、时日、卜筮以疑眾,杀。此四诛者,不以听。凡执禁以齐眾,不赦过。
  有圭璧金璋,不粥於市;命服命车,不粥於市;宗庙之器,不粥於市;牺牲不粥於市;戎器不粥於市。用器不中度,不粥於市。兵车不中度,不粥於市。布帛精麤不中数、幅广狭不中量,不粥於市。姦色乱正色,不粥於市。锦文珠玉成器,不粥於市。衣服饮食,不粥於市。五穀不时,果实未熟,不粥於市。木不中伐,不粥於市。禽兽鱼鳖不中杀,不粥於市。关执禁以讥,禁异服,识异言。
  大史典礼,执简记,奉讳恶。天子齐戒受諫。
  司会以岁之成,质於天子,冢宰齐戒受质。大乐正、大司寇、市,三官以其成,从质於天子。大司徒、大司马、大司空齐戒受质;百官各以其成,质於三官。大司徒、大司马、大司空以百官之成,质於天子。百官齐戒受质。然后,休老劳农,成岁事,制国用。
  凡养老,有虞氏以燕礼,夏后氏以饗礼,殷人以食礼,周人脩而兼用之。五十养於乡,六十养於国,七十养於学,达於诸侯。
  八十拜君命,一坐再至,瞽亦如之。九十使人受。五十异粻,六十宿肉,七十贰膳,八十常珍;九十,饮食不离寝,膳饮从於游可也。六十岁制,七十时制,八十月制;九十日脩,唯绞、衾、冒,死而后制。五十始衰,六十非肉不饱,七十非帛不暖,八十非人不暖;九十,虽得人不暖矣。五十杖於家,六十杖於乡,七十杖於国,八十杖於朝;九十者,天子欲有问焉,则就其室,以珍从。七十不俟朝,八十月告存,九十日有秩。五十不从力政,六十不与服戎,七十不与宾客之事,八十齐丧之事弗及也。五十而爵,六十不亲学,七十致政,唯衰麻為丧。
  有虞氏养国老於上庠,养庶老於下庠。夏后氏养国老於东序,养庶老於西序。殷人养国老於右学,养庶老於左学。周人养国老於东胶,养庶老於虞庠:虞庠在国之西郊。有虞氏皇而祭,深衣而养老。夏后氏收而祭,燕衣而养老。殷人冔而祭,縞衣而养老。周人冕而祭,玄衣而养老。凡三王养老,皆引年。
  八十者一子不从政,九十者其家不从政,废疾非人不养者一人不从政。父母之丧,三年不从政。齐衰、大功之丧,三月不从政。将徒於诸侯,三月不从政。自诸侯来徒家,期不从政。
  少而无父者谓之孤,老而无子者谓之独,老而无妻者谓之矜,老而无夫者谓之寡。此四者,天民之穷而无告者也,皆有常餼。瘖、聋、跛、躃、断者、侏儒、百工,各以其器食之。
  道路,男子由右,妇人由左,车从中央。父之齿随行,兄之齿鴈行,朋友不相踰。轻任并,重任分,斑白者不提挈。君子耆老不徒行,庶人耆老不徒食。
  大夫祭器不假。祭器未成,不造燕器。
  方一里者為田九百亩。方十里者,為方一里者百,為田九万亩。方百里者,為方十里者百,為田九十亿亩。方千里者,為方百里者百,為田九万亿亩。自恒山至於南河,千里而近;自南河至於江,千里而近。自江至於衡山,千里而遥;自东河至於东海,千里而遥。自东河至於西河,千里而近;自西河至於流沙,千里而遥。西不尽流沙,南不尽衡山,东不近东海,北不尽恒山,凡四海之内,断长补短,方三千里,為田八十万亿一万亿亩。方百里者為田九十亿亩:山陵、林麓、川泽、沟瀆、城郭、宫室、涂巷,三分去一,其餘六十亿亩。
  古者以周尺八尺為步,今以周尺六尺四寸為步。古者百亩,当今东田百四十六亩三十步。古者百里,当今百二十一里六十步四尺二寸二分。
  方千里者,為方百里者百。封方百里者三十国,其餘方百里者七十。又封方七十里者六十,為方百里者二十九,方十里者四十。其餘,方百里者四十,方十里者六十。又封方五十里者二十,為方百里者三十;其餘,方百里者十,方十里者六十。名山大泽不以封。其餘以為附庸閒田。诸侯之有功者,取於閒田以禄之;其有削地者,归之閒田。
  天子之县内,方千里者,為方百里者百。封方百里者九,其餘方百里者九十一。又封方七十里者二十一,為方百里者十,方十里者二十九。其餘,方百里者八十,方十里者七十一。又封方五十里者六十三,為方百里者十五,方十里者七十五。其餘,方百里者六十四,方十里者九十六。
  诸侯之下士禄食九人,中士食十八人,上士食三十六人。下大夫食七十二人,卿食二百八十八人。君食二千八百八十人。次国之卿食二百一十六人,君食二千一百六十人。小国之卿食百四十四人,君食千四百四十人。次国之卿,命於其君者,如小国之卿。
  天子之大夫為三监,监於诸侯之国者,其禄视诸侯之卿,其爵视次国之君,其禄取之於方伯之地。方伯為朝天子,皆有汤沐之邑於天子之县内,视元士。诸侯世子世国,大夫不世爵。使以德,爵以功。未赐爵,视天子之元士,以君其国。诸侯之大夫,不世爵禄。
  六礼:冠、昬、丧、祭、乡、相见。七教:父子、兄弟、夫妇、君臣、长幼、朋友、宾客。八政:饮食、衣服、事為、异别、度、量、数、制。
   
【受益 人次】 本站声明】【我要评论】【点击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