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墨精要 >> 规矩类 >> 传统规矩 >> 风俗习惯

北京的庙会

作者:佚名  发布:2017年04月13日  阅读: 人次  【字号:变小 变大【繁体中文】 

 

二千年的第一个春节快要到来了,北京城一年一度的庙会又将闹起来。庙会上悬旗结彩,百货杂陈,戏曲开场,人潮如涌,吸引着京城的百万民众。在这里逛上一趟,你可以窥见北京的风土人情,领略传统节日欢快热烈的气氛。

北京的庙会起源甚早,它是民间经济和文化活动的一种重要形式。庙会就是民间的市场、娱乐园和求神拜佛的场所。

作为民间市场,庙会的特点是:定期聚会,地点轮流,类似全国各地的“趁墟”、“赶集”。庙会上货物多、品种全,贵重的有金玉绸缎,廉价的有粗碗废铁,高雅的有字画图书,日用的有风味小吃、布帛菽粟、虫鸟花草,还有风车、面人、窗花、空竹等土特产品。百货齐全,应有尽有。所谓“珠玉云屯,锦绣山积,器用杂物,无不毕 具”(《燕京杂记》)。现代城市里,商店林立,出售的商品固然制作精巧,形态优美,但商店的分工很细,衣铺只能购衣,饭店只能吃饭。庙会的优势就在于杂而全,吃的、穿的、用的,什么都有,咫尺之间,万物皆备。虽无今天超级市场的豪华、整洁,却也品种齐全、琳琅满目,任凭选购,可以满足人们的多种需求。

庙会又是个娱乐场所,在古代没有公园、电影院,戏楼也很少,且入场价格昂贵,穷人进不去。而庙会上摊棚栉比,百戏竞陈,各种 杂技、武术、曲艺、游耍、戏剧以至西洋镜、拉洋片,无奇不有。民间艺人登场献艺,老百姓花一点小钱,甚至不花钱就可以欣赏他们的节目,让你看不尽、逛不够、听不厌、玩不腻。传统的庙会,夜间常有灯会,各式各样的花灯五彩缤纷,光耀映天,使我们想起辛弃疾咏元宵灯节的名词《青玉案》:“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明朝北京著名的灯市在东华门外,灯市长二里,白天是市场,夜晚张灯火。闽粤海外的珍异,三代六朝的古董,四民穿着的服饰,老少皆喜的食品,所谓“日市开场、货随类分”。入夜,张灯结彩,齐奏鼓乐,施放焰火。明朝宰相张居正写诗《元夕行》,描述灯市的盛况:“禁城迢迢通长衢,九门万户灯光里,花怯春寒带火开,马冲雾连云起,弦管纷纷夹道旁,游人何处不相将,花边露洗雕鞍湿,陌上风回珠翠香。”到了清初,东华门的灯市盛况不再。这是因为满族进北京,只准旗人居住内城,把汉人全都赶到前三门外,于是,东华门外的灯市与西单城隍庙的庙会移到了前门外的灵佑宫与广安门内的慈仁寺(今报国寺),至今东华门外只保留了灯市口的旧名。清初查 慎行的《凤城新年词》中就说:“才了歌场便买灯,三条五剧一层层,东华旧市名空在,灵佑宫前另结棚”。

清初,慈仁寺的庙会很有名,除了普通市民,许多文人学者也常去游庙会,逛书摊。康熙年间大诗人王士(渔洋)有一段轶事。王名重海内,主坛坫五十年。有人求见他,几次往访不遇,便去问徐乾学。徐说:“这好办,每月十五日,你去慈仁寺的书摊上等候,必能相见。”那人按徐的话,果然见到了王士。《桃花扇》作者孔尚任 的《燕台杂兴诗》云:“弹铗归来抱膝吟,侯门今似海门深,御车扫径皆多事,只向慈仁寺里寻。”此诗所说就是寻访王士的故事。

庙会还是宗教活动的场所。旧社会动荡不安,百姓生活朝不保夕,只得祈求菩萨保佑,趋吉避凶,免灾治病,找一点精神寄托,因此,烧香拜佛的风气很盛。朝阳门外的东岳庙,是历史上最早的庙会之一,每年三月二十八日是东岳圣帝的诞辰,香烟燎绕,红烛照天。还有西便门外的白云观(见左上图),是金代真人邱处机修炼之处,庙会常盛不衰。每年元月十八日习俗为“会神仙”,传说这天晚上有神仙下凡,但下凡的神仙不露真身,或变成孩童,或变成乞丐,或变成翩翩公子,或变成妙龄女郎,有缘者才能会得到神仙。迷信的男男女女,等候在观内,彻夜不眠,期待着和神仙相会。

清朝中叶,禁止汉人居住内城的命令稍稍松弛,这里逐渐成为满汉杂居的地方,庙会又兴起,最著名的是东城隆福寺和西城护国寺,称东西两庙。有诗说:“东西两庙货真全,一日能消百万钱,多少贵人闲至此,衣香犹带御炉烟。”(《草珠一串》)足见两庙交易的繁盛。后来琉璃厂的厂甸也有庙会,附近有土地庙,这里书肆极多。乾 隆时许多文人学者群居于宣武城南,有戴震、钱大昕、王鸣盛、纪晓岚、朱筠、翁方纲、周永年、李文藻等,他们中的许多人奉旨纂修《四库全书》,入值大内,回家时经常去琉璃厂书店搜觅和阅览图书, 查对资料,作为纂修《四库全书》的参考,把这里当成了公共图书馆。

北京的郊区也有庙会,最热闹的首推妙峰山,其上有碧霞元君庙,四月开庙。据记载说:“香火之盛,闻于遐迩。环畿三百里间,奔走络绎,方轨迭迹,日夜不止。好事者沿路支棚结彩,盛供张之具,以待行人少息,辄牟厚利。车夫脚子,竟日奔驰,得佣值倍他日。而乡社子弟又结队扮演灯火杂剧,藉娱神为名,歌舞于途,谓之赶会。会期之前,近畿各乡城镇皆有香会之集团首事者,制本会之旗,绣某社名称。旗后则金漆彩绘之笼,以数人担之而行,笼上缀彩旗銮铃,导以鼓锣。担者扎黄巾,衣黄色褂,喧然过市。凡在会之户,闻声纳香烛茶资如例,首事则簿记之。至期香客入山,各认所隶之旗,趋入队中,一切瞻拜、休息、饮食、住所,由首事者指导招待,诚敬将事,从无欺蒙之弊,故旗字均标明某某老会云。凡祭赛事毕,先后散于庙内外肆摊购绒绫花朵,插帽而归,谓之‘带福’。遥望人群,则炫烂缤纷,招颤于青峰翠柏间,其风物真堪入画也。”(《旧都文物略》)这段描述绘声绘色,把当年妙峰山庙会的盛况生动具体地再现于我们的眼前。这实际上是广大民众把春游、娱乐、贸易、宗教活动结合在一起,成为他们盛大而欢乐的节日。

民国年间,北京的知名学者如顾颉刚、朱自清、徐炳昶、魏建功、 容肇祖、孙伏园、罗香林等都去过妙峰山逛庙会。他们自然不是去进香佞神,而是作民风土俗的调查研究,也带有春季郊游,欣赏鸟语花香的意思。顾颉刚徐炳昶先生还在那里寻找断碑残碣,把它抄录下来,他们还写了许多调查报告与游记、散文。

距今60年前的1941年春,正是抗日战争中期,妙峰山还在举行庙会,香客群聚。八路军某部忽然来到庙会上,向群众宣传抗日,听讲的多达五百多人。群众多年来在日寇铁蹄的蹂躏下,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军队,听了八路军英勇抗日的事迹,无不兴奋鼓舞,会场掌声雷动,热情飞扬。有人说:“只要有八路军,抗战一定会胜利。”

(《解放日报》1941年7月18日)这说明八路军给传统的庙会注入新的内容,把它变成为宣传抗日的讲坛。

一、北京天天有庙会

北京的庙会详尽地统计起来不太容易,因为有的庙会是一年一度,有的一个月内就有数天,会期除固定的,还有不定天数的。现仅以清末民初的会期为例:每月逢九、十、一、二是隆福寺,逢三是土地庙,逢五、六是白塔寺,逢七、八是护国寺。再加上正月初一开庙的东岳庙和大钟寺(一般开庙10天到半月),初二的财神庙,十七、十八的白云观,三月初三的蟠桃宫等等,几乎天天有庙会。有时一天还不只一处,难怪有人说,北京是庙会的天下

二、北京庙会的性质

北京的庙会之所以得以流传,是因为它的存在适应了社会的需求。庙会也称庙市,它的形成发展与寺庙的宗教活动有关,庙会在寺庙的节日或规定的日期举行,附设一些商业活动。久而久之,庙会期间的宗教活动便是次要的了,而主要成了老百姓的购货市场,以满足一般市民的生活需要。

(一)购买生活必需品的市场

北京的大街上虽然林立着大商场和百货公司,但是老北京"过日子"的家庭主妇们都不愿光顾。他们到庙市上去买东西,挑选方便,价钱又便宜,庙会的商贩们尽量地满足她们的需求。首先货物种类齐全,锅盆碗箸,日用百货,衣帽鞋袜等应有尽有。货物质量不要求多么精致,只要结实、便宜。主妇们选购了必需品之后,一般能满足数天的需求,所以,同一个地区不必天天有庙会。庙会的商贩们,在一个庙会结束前,又把全部家当搬到另一个庙会。因此北京的庙会虽然地方不同,内容却又大同小异,经常逛庙会者都知道,走到哪里全都是这些人。

(二)举行宗教活动

一般说来,庙会期间,都是该庙举行宗教活动的时间,但由于特色不浓,往往不被人们所重视。在北京的庙宇中,有几处的宗教活动是极富特色的。

如:喇嘛打鬼:这是喇嘛庙宗教仪式。由喇嘛们扮演鬼怪;长教喇嘛手执法器,游转之后,将"鬼"除之。打鬼的庙宇有:正月初八的弘仁寺、十五日的黄寺、二十三的黑寺、三十日的雍和宫等。再如城隍庙的"城隍出巡"也是单纯的宗教活动,每年五月初一,东城的大兴县城隍庙和四月二十二西城的宛平县城隍庙都有"城隍出巡"活动。届时,将庙内城隍的塑像抬出,不但有前呼后拥的仪仗执事,还有若干"马童"和装扮成各式模样的善男信女们,一直走到都城隍庙。出巡之时,大街上观看者如潮似海。每年十月二十五的白塔燃灯、七月十五中元日的烧法船、正月初八的星灯等,宗教气氛极为浓烈,但有些活动只属宗教范畴,并无庙会市场伴随。

(三)花会表演

花会的形式多种多样,有以精湛的武术为特长的如少林、五虎、开路等;有以技巧高超取胜的如高跷、中幡、太狮、少狮、杠子等,有以舞蹈俏丽而引人入胜的如小车、旱船、秧歌、花钹、跨鼓等。这些花会多为民间自娱组织,城市和乡村中都有,而且极具地方色彩,往往方圆数十里同类花会只有一家,很有权威性。一般说来,农村的花会活动时间都在冬季,而城内花会平时均可有活动。诸如庙宇开光典礼、庙会期间及重大喜庆日等,深受民众欢迎,每逢花会表演观众人山人海。花会转移场地时,沿街随路表演,往往围街堵巷,妨碍交通。

专赴庙会上表演的花会叫香道会。每逢进香之时,各路花会云集,蔚为壮观。北京最大的进香花会莫过于妙峰山庙会。届时天津、河北等周边地区的花会必来朝山,同类花会争相献技,各有绝招,令人咋舌。据说朝山花会路过颐和园北墙外,园内慈禧听见锣鼓声极想看会,但不能随意出园,于是在园内临墙建眺远斋,居高临下隔墙而望。园外的花会知太后在看表演,便在广场上特意演出,久之形成惯例,花会过此,必在场上献出绝技。

三、北京几个典型庙会

(一)都城隍庙

都城隍庙中供奉着守护北京城池的神仙--城隍老爷。在今成方街一带。清末一场大火,将庙烧毁。然而这座古庙于老北京的经济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是北京庙会的诞生地。

在明代都城隍庙的庙会规模相当可观。明代的《燕都游览志》说:"庙市者,以市于城西之都城隍庙而名也,西至庙,东至刑部街,约三里许,大略与灯市同。每月以初一、十五、二十五开市,较多灯市一日耳。"明代一年一度的灯市,可轰动九城,能与灯市相比的都城隍庙庙会,其盛况可想而知了。

清代除了每月三天的庙会外,每年农历五月十一日还由太常寺官员在此举行祭祀城隍的盛大活动。届时,香客游人络绎不绝,小商小贩云集此地,高声叫卖,热闹非凡。"闹市口"即是记载当时庙会盛况的地名。由于庙会上"游上填塞,故多草窃剪绺之事",少不了打架斗殴事件的发生,因而留下"闹市口常闹事,太平桥不太平"的谚语。

庙会上不仅吃穿用的商品无所不有,而且还有珍奇异宝,连一些外国客商也赶庙会,做生意。明代有这样的记载:"碧眼胡商,飘洋香客,腰缠百万,列肆高谈。" 随着社会的发达,都城隍庙的庙会逐渐衰落,被广安门里的报国寺庙会取代。不久琉璃厂市场又取代了报国寺庙会。

(二)土地庙

土地庙也叫"都土地庙",在宣武门外下斜街路西,庙的规模不大,庙会的规模可不小。每月逢三有庙会,以商业活动为主。《光绪顺天府志》说:"每旬之三有庙市,游人杂沓,与护国、隆福两寺并称胜。"能与号称"东西二庙"的庙会"并称胜",足见其盛况不一般。商贩货摊和文艺演出场地多在庙的四周,春秋旺季摊位可摆到广安门大街上。

土地庙周围多是普通城市劳动人民和菜农、花农,因此土地庙的庙会上,多是一般市民所需要的日用器皿,锅碗瓢盆,中小农具,种籽秧苗,而很少看到珍宝翠钻、古玩字画等有钱人喜欢的东西。庙会上的鲜花买卖,是土地庙庙会的一项主要特色,因其于花乡--丰台十八村毗邻,所以这里的鲜花远胜其他庙会。鲜花的品种又多又鲜,而且还不乏奇花异草。土地庙的庙会上还有一种商品特别多,这就是鸡毛掸子。旧北京老百姓用它们打扫卫生,还是室内不可缺少的摆设。尤其是春节前,鸡毛掸子是各家各户不可缺少的工具。

新中国成立初期,土地庙的庙会还兴旺过一个时期,现在庙会不多了,但是庙的建筑还在,不过已作为民居,面目全非了。

(三)白塔寺

白塔寺在北京阜成门内大街路北。正名妙应寺,是北京名刹,因寺内有座"以镇都邑"的藏式佛塔,通体皆白,故俗称白塔寺,而正名妙应却鲜为人知。 白塔寺的庙会在农历每月五、六两日举行,是北京主要庙会之一。清末《旧京琐记》云:"…有期集者,逢三之土地庙,四、五之白塔寺,七、八之护国寺,九、十之隆福寺,谓之四大庙市,皆以期集。白塔寺的庙会与护国寺庙会基本相同,因白塔寺与护国寺不但位置相邻,而且庙会的日期也相近。 庙会期间,除与其他庙会类似的山货、百货、食品、玩具和农副产品等货摊外,木碗货摊是其特色。《旧都文物略》中说:"白塔寺的木碗花草、土地庙木器竹器,皆属特有。"卖蛐蛐罐、蝈蝈葫芦、鸟笼子市场也是白塔寺庙会的特有市场。这些东西不但有它的实用性,而且由于制作讲究,工艺复杂,很多都已成为精美的艺术品。

新中国成立后,公私合营之后白塔寺庙会停止了。

(四)护国寺

护国寺位于北京西城西四牌楼之北,护国寺街西口内路北。庙会定在农历每月七、八两日。

护国寺庙会上货摊多,货物齐,在这里不仅买货,还可以听听相声,看看杂耍,真是吃、穿、用、玩应有尽有。《京都竹枝词》中云:"东西两庙货真全,一日能消百万钱,多少贵人间至此,衣香犹带御炉烟。"

护国寺庙会上玉器摊很盛。北京是数代帝都,很多高超的工匠集中北京,使北京成为玉器产地,庙会期间,达官显贵多爱逛玉器摊。饽饽铺和扇子铺在庙会上也是个大行业。扇子有便宜的蒲扇,中档的羽毛扇,高档的折扇和团扇。折扇和团扇上不仅雕刻花纹图案,还镶嵌珠玉宝石。扇面还有画师作画,书法家题字。往往一把扇子就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五)隆福寺

隆福寺位于北京东城东四牌楼之西,是北京名刹之一,当初庙里的香火十分兴旺,是"东西两庙"之东庙。每旬九、十有庙会。因此地繁华,游人众多,有的摊贩为多赚钱,九、十两天之后不走,继续营业一两天,这样隆福寺的庙会就由每旬两天变为逢九、十、一、二这4天了。

隆福寺庙会的规模居京城庙会之首位。《日下旧闻考》中说:"……每月之九、十有庙市,百货骈阗,为庙市之冠"《燕京岁时记》云:"九、十开东庙,开庙之日,百货云集,凡珠玉、绫罗、衣服、饮食、古玩、字画、花鸟、鱼虫以及寻常日用之物,星卜、杂技之流,无所不有。乃都城内一大市会也"。该庙会上珠宝玉器、文玩古董很多。雕漆买卖在这里也很兴旺。最具特色的是隆福寺小吃,多种多样,随季变换。至今这里的小吃店还颇有名气,保留着一些传统品种,受到老北京人的欢迎。庙会上洋烟画摊前也常常是挤满了人,过去有搜集洋画片的,和现在集邮相似,因此产生了交换洋烟画的"自由市场"。隆福寺后门通钱粮胡同,两侧聚集着很多乞丐,等候逛庙的人给他们一些施舍。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将各种摊贩集中在庙前的大棚内,固定摊位,独自经营。名曰"东四人民市场",后改为国营百货商场。80年代又把前面只有一层的营业大棚拆掉,换了一座高八层,设备先进的商业大厦,改名为"隆福大厦"。原隆福寺庙的建筑已荡然无存。

(六)厂甸

厂甸位于北京和平门外琉璃厂一带。每年农历正月初一至十五有庙会,是老北京春节期间游人最多,最热闹的地方,当时很少有人不去逛趟厂甸的。

明嘉靖间为了皇宫和皇族的安全,把原在东华门、灯市口一带的灯市部分移到琉璃厂附近。上元节时这时搭棚悬灯,热闹非凡。宣武门外是各省会馆集中之地,各省考生常居于此,暇时多愿到琉璃厂逛逛,对促进琉璃厂书肆和文物、南纸店铺的发达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清代中晚期,社会上一些暴发户附庸风雅,不读书也大量购买书籍,放在家里摆样子。不懂文物的人,也买名人字画,名瓷和青铜器,也促进了琉璃厂的古籍、文物行业的兴盛。

厂甸庙会是由看灯逐渐形成庙会的,从乾隆年间就规模相当可观了。庙会上几乎无所不有、无所不包,各色货物五花八门,逛庙会的人是工农兵学商,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无论男女老少到厂甸都能各有所获。

新中国成立初期,经过联营合并,琉璃厂的店铺所余无几。三中全会后,政府投资恢复琉璃厂文化街。1985年国庆节起很多店铺相继开张,以崭新的面貌接待中外宾客,琉璃厂又成了名符其实的文化街。

(七)白云观

白云观位于北京西便门外,复兴门外白云路之东。每年农历正月初一至十九日有庙会。以宗教活动为主。

白云观是北京最大的道观,号称"全真第一丛林"。白云观正月开庙的主要活动有"会神仙","顺星","打金钱眼","摸石猴"等等。传说正月十九日丘处机要降临人间超度有缘者。庙会期间以出售香烛纸箔神像最多,其次是各种食品、儿童玩具等,日用百货为数不多。会期还有各处民间花会狮子、高跷、旱船都来进香表演,锣鼓不断,热闹异常。

逛白云观还有一个很惬意的活动,就是骑小毛驴。1987年起,在白云观"春节民俗庙会"上又恢复了骑小毛驴的活动。目前白云观是中国道教协会所在地,恢复了宗教活动,并对外开放。

除上述著名庙会外,老北京还有五显财神庙庙会,朝外东岳庙庙会,蟠桃宫庙会也都有名。

北京郊区县的庙会亦极富特色,除前述的妙峰山外,Y吉山碧霞元君祠、白龙潭的"开潭"、戒台寺的晾经、天台山"魔王"、西顶娘娘庙"七十二司"等处庙会都很出名。

四、庙会的复苏

随着社会的发展,北京的庙会至新中国成立初期已近尾声。因为宗教迷信之人越来越少;多种文娱形式百花齐放,花会相对逊色;市民购物更不以庙会为主要市场,所以庙会有自然淘汰的趋势。到"文化大革命"时期,把庙会当作"四旧"彻底"横扫"了,于是庙会绝迹。

近几年来,随着旅游事业的发展,人民生活的丰富多彩,为了宏扬民族文化,发展民族经济,北京地区恢复了春节庙会活动,使中断了数十年的民间活动得以复苏。

规模较大的属地坛庙会,其他还有龙潭庙会,白云观庙会等,庙会上有风味小吃,民间花会,技艺表演等等。小吃中很多都是断档多年的北京风味食品,如扒糕,煎焖子,八宝茶汤等等。民间花会有耍狮子、踩高跷、小车会、旱船等,技艺中有耍中幡、拉洋片、双簧等等。真是丰富多彩,眼花缭乱,令人大开眼界。大钟寺庙会恢复了"打金钱眼"的习俗。各公园、庙宇的活动均在春节前后举行。

庙会的形式复苏了,但其性质却是从根本上改变了。

来源:整理自互联网 本站声明】【我要评论】【点击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