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墨精要 >> 诸子类 >> 杂家类 >> 杂家类-杂说之属

草木子卷之四下

【杂家类-杂说之属】 【手机阅读】       作者:(明)叶子奇      【字号:变小 变大【繁体中文】 

  杂俎篇
  ○杂俎篇
  古之圣贤立心。至公无我。其官人之道。必曰禄罔及私。官惟其能。爵罔及恶。德惟其贤。此其所以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也。元朝天下。长官皆其国人是用。至于风纪之司。又杜绝不用汉人南人。宥密之机。又绝不预闻矣。其海宇虽在混一之天。而肝胆实有胡越之间。不过视官爵为己私物。其视古圣立贤无方之道。果何如哉。不知天位天禄。天以命有德。岂能屯膏吝赏。久蔽于汉人南人哉。是以不及百年。大乱继踵。而爵禄皆归中原之人。盖祸福乘除。其数然也。由是观之。人谋岂能夺天造哉。孰若均平天施。无有南北之分。惟才是任。惟贤是使。譬之水泽。使百川分流。则大有所潴。小有所泄。滔滔汩汩。庶为悠久。若使壅并防遏。蓄而不泄。及其溃决。小则为灾。大则致败。必然之理也。
  治天下者。不使利遗一孔。亦必致败。岂惟名爵独然。末流之竭。当穷其源。枝叶之枯。必在根本。元朝末年。官贪吏汚。始因蒙古色目人罔然不知廉耻之为何物。其问人讨钱。各有名目。所属始参曰拜见钱。无事白要曰撒花钱。逢节曰追节钱。生辰曰生日钱。管事而索曰常例钱。送迎曰人情钱。句追曰賫发钱。论诉曰公事钱。觅得钱多曰得手。除得州美曰好地分。补得职近曰好窠窟。漫不知忠君爱民之为何事也。
  元初法度犹明。尚有所惮。未至于汎滥。自秦王伯颜专政。台宪官皆谐价而得。往往至数千缗。及其分巡。竞以事势相渔猎。而偿其直。如唐债帅之比。于是有司承风。上下贿赂。公行如市。荡然无复纪纲矣。肃政廉访司官。所至州县。各带库子检钞秤银。殆同市道矣。春秋传曰。国家之败。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宠赂彰也。岂不信夫。
  仕途自木华黎王等四怯薛大根脚出身分任省台外。其余多是吏员。至于科目取士。止是万分之一耳。殆不过粉饰太平之具。世犹曰无益。直可废也。岂时运使然耶。何唐宋不侔之甚也。
  元末有危素太朴。江西人。游京师。专以倡鸣科举无人才为说。以耸动观听。人多信之。彼固以文章德行自居也。及夷考之。至正辛卯天下之乱。能死节者。惟彭城张桓安庆余阙江州李黻燕京陈子山。皆举人也。危是时已累位至参政。独首鼠皈降。上以其失节。屡辱之。决以夏楚。安置滁州而死。呜呼。科目虽非古。果不足以得人耶。岂尽如或人之言也。时人监此。则可以省已。
  元朝甲寅年开科取士。九成殿芝生。
  北人不识字。使之为长官或缺正官。要题判署事及写日子。七字钩不从右七而从左转。见者为笑。立怯里马赤。盖译史也。以通华夷言语文字。昔世祖尝问孔子何如人。或应之曰。是天的怯里马赤。世祖深善之。盖由其所晓以通之。深得纳约自牗之义。
  俳优戏文始于王魁。永嘉人作之。识者曰。若见永嘉人作相。宋当亡。及宋将亡。乃永嘉陈宜中作相。其后元朝南戏尚盛行。及当乱。北院本特盛。南戏遂绝。
  北方自朱邪赤心起于唐季。至李克用遂有太原之地。至阿保机起于木叶山。其势遂盛。其子耶律德光受晋石敬塘关南燕门幽燕十六州之献。遂据之而建国。曰大辽。其势与大宋并矣。其后金兴。遂亡辽而逐宋。据有天下大半而都汴矣。及元朝又亡金而平南宋。自混一六合百有余年。而后江南得国。盖自朱邪赤心始盛。至于元亡。首尾将五百余年。此天运兴衰之一终。孟子云。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此之谓也。岂徒然哉。
  达达即鞑靼。耶律即契丹。大金即完颜氏。生达达自虎林田地来。其性至实。无一毫之伪。而上天以宇宙畀之。而不畀之他部族。其故何哉。岂不以其极诚而一无妄也。极诚而一无妄。圣贤传心之学也。
  初。元世祖命刘太保筑元京城。及开基得一巨穴。内有红头虫。不知其几万。世祖以问刘曰。此何祥也。刘曰。异日亡天下者。乃此物也。
  世祖既定天下。从容问刘太保曰。天下无不败之家。无不亡之国。朕之天下。后当谁得之。刘曰。西方之人得之。世祖以八思麻帝师有功。佐平天下。意其类当代有天下。思为子孙长久计。欲阴损其福。而泄其气。于是尊其爵至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丰其养至于东南数十郡之财不足以资之。隆其礼至于王公妃主皆拜伏如奴隶。甚而为授记。藉地以发。摩顶以足。代马凳子以脊。极其卑贱。及其既死。复于西方再请一人以袭其位。事之一遵其制。其所以待之如此者。盖所以虚隆其至贵之礼。冀阴消其天下之福。以延其国家之命。岂知历数不可虚邀。福禄为彼之妄得。改歆为秀。徒祸其身。岂其然哉。
  世祖生子口哑。即裕宗。及壮。当有室。使其游都市。使择其意之所可者为妻。独指一屠人妇。世祖即为娶之。迺妲吉妃子也。腹生二帝。
  都下受戒。自妃子以下至大臣妻室。时时延帝师堂下戒师。于帐中受戒。诵咒作法。凡受戒时。其夫自外归。闻娘子受戒。则至房不入。妃主之寡者。间数日则亲自赴堂受戒。恣其淫泆。名曰大布施。又曰以身布施。其流风之行。中原河北。僧皆有妻。公然居佛殿两庑。赴斋称师娘。病则于佛前首鞫。许披袈裟三日。殆与常人无异。特无发耳。
  僧之有舍利。由其心源澄寂。淡然无欲。秘耀含灵。真积力久。气血精华。结而成之也。故及其火化。炳然独存。
  圣灯。名山之大者往往皆有之。世人多归之佛氏之神。如眉县峨眉山。成都圣灯山。简州天光观。衡山圣灯巖。匡庐之神灯巖。明州天童山。高丽之太白山数处。圣灯时现。盖山之精。英之气。发为光怪耳。
  山发白银亦有光。人迹其光而求之。多见鑛脉。
  一珠之大者。光犹照乘。况名山为宝藏兴焉之所。岂独无光怪焉。
  石韫玉。则气如白虹。石生丹砂。则光如红霞。皆其光晶之着也。
  前古黄金。如王莽末年。省中尚有六十余万斤。后世黄金绝少。由其所耗之途广也。金一为箔。无复再还元矣。
  玉为宝中至贵。且以一身求之天地之理。玉则髓也。金。筋也。石。骨也。水。血脉也。草木。毛发也。土。肉也。山。头也。泽。腹也。盖髓为一身元气。所以为至贵也。故君子比德于玉。行则必佩。抑有旨哉。
  人之食性亦有不同者。如文王嗜昌歜。曾皙嗜羊枣。屈到嗜艾是也。其同则脍炙也。
  北人杀小牛。自脊上开一孔。逐旋取去内头骨肉。外皮皆完。揉软用以盛乳酪酒湩。谓之浑脱。打捕鹰坊万户府。岁用餧养肉三十余万斤。
  海东青。鹘之至俊者也。出于女真。在辽国已极重之。因是起变而契丹以亡。其物善擒天鹅。飞放时。旋风羊角而上。直入云际。能得头鹅者。元朝官里赏钞五十锭。
  葡萄。汉张骞使西域。中国始有种。西瓜。元世祖征西域。中国始有种。
  刚叔王先生出葡萄二颗。各食一颗。先生曰。千颗如一颗。予曰。万年如今年。王则因此而识彼。予则因往而知来。
  或问曰日生月落。古今异乎。曰同也。云白山青。古今异乎。曰同也。夏葛冬裘。古今异乎。曰同也。天同也。地同也。人同也。人寓形于天壤之间。特须臾耳。宜流浪大化之中。以顺其同焉可也。
  饮酒者。肝气微则面青。心气微则面赤。
  脉勇怒则面青。骨勇怒则面白。血勇怒则面赤。
  山气多男。泽气多女。水气多暗。风气多聋。木气多伛。石气多力。险阻气多瘿。暑气多残。云气多寿。谷气多痺。丘气多尫。衍气多仁。陵气多贪。
  匏瓠牛践苗则子苦。
  蛇怒时。毒在头尾。
  凡冢井间气。夏秋中之杀人。先以鸡毛投之。毛直下。无毒。回舞而下。不可犯。当以酒数斗浇之。方可入矣。
  蠼■〈虫叟〉短狐。踏影。蛊皆中人。古人辟影为此。画彩佛像。铄目放光。或言曾青和壁鱼设色。则近日有光。画神鬼目随人转。点眸极正则尔。
  北魏崔劼曰。鹊巢避风。雉去恶政。乃是鸟之一长。狐性多疑。犹性多预。可谓兽之一短。
  甲虫影伏。羽虫体伏。
  食草者多力而愚。食肉者勇敢而悍。
  齕吞者八窍而卵生。咀嚼者九窍而胎生。
  无角者膏而先前。有角者脂而先后。
  食叶者有丝。食土者不息。食而不饮者蚕。饮而不食者蝉。不饮不食者蜉蝣。蛚属却行。蜻属纡行。蜻虭属注鸣。蜩属旁鸣。发皇翼鸣。蚣蝑股鸣。荣原胃鸣。
  蜩三十日而死。
  鱣鱼三月上官于孟津。
  鹧鸪向日飞。
  凤骨黑。雌雄夕旦鸣各异。其雄声。其雌音。雄鸣节节。雌鸣足足。行鸣曰归嬉。止鸣曰提袟。
  麒麟牡鸣曰逝圣。牝鸣曰归和。春鸣曰扶助。夏鸣曰养绥。
  鳖无耳为守神。
  虎五指为貙。
  鱼二千斤为蛟。
  武阳小鱼。一斤千头。
  蛇有水草木土四种。
  孔雀尾端一寸。名珠毛。
  鹤左右脚里第一指。名兵爪。
  蜀郡无兔鸽。江南无狼马。朱提以南无鸠鹊。
  鴞楚鸠所生。
  螺不滋乳。
  瓜瓠子曰犀胡。桃人曰虾蟆。
  虾蟆无肠。
  龟肠属于头。
  蝌蚪尾脱则足生。
  鸟兽未孕者为禽。鸟养子曰乳。
  蛇蟠向主。鹊巢背太岁。燕伏戊巳。虎奋冲破。干鹊知来。猩猩知往。鹳影抱。虾蟆声抱。蝉化齐后。鸟生杜宇。
  唐郑复礼言。波斯舶上多养鸽。鸽能飞行数千里。辄放一只至家。以为平安信。
  鹦鹉能言。衆鸟趾前三后一。惟其四指齐分。凡鸟下脸■〈月乏〉上。独此鸟两脸俱动如人目。舌亦如人。
  夜行游女。恶鸟也。夜飞昼隐如鬼神。凡人饴小儿。不可露处。小儿衣亦不可露晒。毛落衣中。当落水中为祟。或以血点其衣为痣。或言产死者所化。
  鬼车鸟。相传背有十头。能收人魂。一首为犬所噬。秦中天阴时。有声如刀车鸣。
  训狐。恶鸟也。鸣则后窍应之。
  狮子尾拂。夏月蝇蚋不敢集其上。旧说苏合香。狮子粪也。
  象性久识。见其子皮必泣。牙生理必因雷声。象胆随四时在四腿。春在前左。夏在前右。如龟无定体也。鼻端有爪。可拾针。肉有十二般。惟鼻是其本肉。恶闻大声。耳后有穴。薄如鼓皮。一刺而毙。胸前有横骨。灰之酒服。令人能浮水出没。食其肉。令人体重。象孕五岁始生。
  虎须治齿。齿痛。拔插齿间即愈。虎杀人。能令尸起。自解衣。方食之。虎威如乙字。长一寸。在脇两旁皮内。尾端亦有之。佩之临官佳。能役伥鬼解衣。
  马四岁两齿。至二十岁。齿尽平。戎马八尺。田马七尺。驽马六尺。猪槽饲马。石灰泥槽。汗而系门。三事落驹。
  牛有独肝者。食之杀人。相牛法。岐胡有寿。膺匡欲广。毫筋欲横。 【 蹄后筋也。】 常有声。有黄也。角冷有病。旋毛在珠泉无寿。睫乱触人。衔乌角偏妨主。毛少骨多有力。溺射前。良牛也。疎肋难养。三岁二齿。四岁四齿。五岁六齿。六岁以后。每一年接脊骨一节。阴虹属颈。阴虹。双筋自尾属颈也。
  犀之通天者必恶影。常饮浊水。角之理物似百物。犀角通者是其病。角有鸩处。必有犀也。犀三毛一孔。
  狼作声。诸窍皆沸。■〈月坒〉中筋大。如鸭卵。如织络。小囊虫所作也。狼粪烟直上。烽火用之。
  狒狒。饮其血可以见鬼。力负千斤。笑则上吻掩额。状如猕猴。作人言如鸟声。能知生死。血可染绯。发可为髲。
  鲤脊中鳞一道。每鳞有小黑点。大小皆三十六鳞。唐制。取得鲤鱼即宜放。卖者杖六十。
  石斑鱼好与蛇交。
  鲎雌常负雄而行。渔者必得其双。雄者少肉。鲎十二足。壳可为冠。尾可为小如意也。
  瑇瑁。虫不再交者。虎鸳与瑇瑁也。
  鲵鱼如鮎。四足长尾。能上树。天旱辄含水。上山如草叶。覆身张口。鸟来饮水。因吸食之。声如小儿。峡中人食之。先缚于树鞭之。身上白汗出如构汁。去此方可食。不尔有毒。
  蚌当雷声则■〈疒秋〉。 【 一曰痢。】
  蟹腹中有稻芒长寸许。八月向东。输与海神。未输不可食。
  菀国出百足蟹。长九尺。四螯煎为胶。谓之螯胶。胜凤喙胶也。
  蝤蛑大者长尺余。两螯至强。八月能与虎鬬。虎不胜。随大潮退。壳一退一长。
  奔■〈鱼孚〉一名■〈罒〈氵剡〉〉。非鱼非蛟。色如鮎。有两乳在腹下。雄雌阴阳类人。顶上有孔通头。气出吓吓作声。必大风。相传懒妇所化。杀一头。得膏三四斛。取之烧灯。照读书纺绩辄暗。照欢乐之处则明。即江豚也。
  蛤蜊候风雨。能以壳为翅飞。
  拥剑。一螯极小。以大者鬬。小者食。
  寄居。壳似蜗。一头小蟹。一头螺蛤也。寄在壳间。常候蜗开出食。螺欲合。遽入壳中。
  牡蛎言牡。非谓雄也。介虫中。惟牡蛎是咸水结成也。
  数丸形似蟚蜞。竞取土。各作丸。丸数满三百而潮至。
  颠当巢深如蚓穴。网丝其中。土盖与地平。大如榆荚。常仰扞其盖。伺蝇蠖过。辄翻盖捕之。纔入复闭。与地一色。并无丝隟可寻也。其形似蜘蛛。
  冷蛇。申王有肉疾。腹垂至骭。玄宗诏南方取冷蛇数条赐之。蛇长数尺。色白。不螫人。执之冷如握冰。申王腹有数约。夏月置于约中。不复觉烦暑。
  度古似书带。色类蚓。长二尺余。首如铲。背上有黑黄襴。稍触则断。常趁蚓。蚓不复动。乃上蚓掩之。良久蚓化。惟腹泥如綖。有毒。鸡喫辄死。俗呼土蛊。
  蚺蛇。其胆上旬近头。中旬在心。下旬近尾。
  蝗或言鱼子变。近之矣。食谷为灾。由部吏侵渔百姓所致。虫。身黑头赤。武吏也。头黑身赤。儒吏也。
  松今言两粒五粒。粒当言鬣。五鬣松。皮不鳞。松命根遇石则偃。盖不必千年也。
  竹。竹花口蕧。死曰■〈纣〉。六十年一易根。则结实枯死。
  桃枝竹以四尺为一节。木瓜一尺一百二十二节。
  木兰去皮不死。荆木心方。
  豆以二七为候。粟累十二为寸。
  柿。俗谓柿树有七绝。一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五霜叶可翫。六嘉实。七落叶肥大。
  赤白柽。大者为炭。复入灰汁。可以煮铜为银。
  构。谷田久废。必生构叶。有瓣曰楮。无曰构。
  黄杨木性难长。世重黄杨以无火。或曰以水试之。沈则无火。取此木必以阴晦。夜无一星。则伐之为枕。不裂。
  凌霄花中露水。损人目。
  胡椒出南海。其苗蔓生。极柔弱。叶长半寸。有细条与叶齐。条上结子。两两相向。其叶晨开暮合。合则裹其子于叶中。
  荜拨出海南。苗长四五尺。茎细如筋。叶似蕺叶。子似桑椹。瓦松土木。气泄则生。
  博邪在屋曰昔邪。在墙曰垣衣。生于久屋之瓦。又本草。瓦衣谓之屋游。
  瓜恶香。香中尤恶麝。一或该之。一蒂不实。
  菱四角。三角曰芰。两角曰菱。
  金灯一名无义草。花叶不相见。合离。根如芋魁。有游子十二环之。相须而生。而实不连。以气相属。一名独摇。一名离母。
  茄欲其子繁。待其花时。取叶布于过路。以灰规之。人践之。子必繁也。俗谓之嫁茄。
  木中根固。柿为最。俗谓之柿盘。
  虾姑状若蜈蚣管虾。
  鹅警。鵁鶄厌火。孔雀辟恶。
  乌贼鱼墨汁。为书如淡墨。有为伪券以谎人者。当知之。经年墨消。
  二至前后。垂土炭于衡。两端轻重均。阴气至则土重。阳气至则炭重。又云。政治感低昂。犹铁炭低昂可信也。盖以铁易土尔。
  古人之节。抑有义焉。如元旦上巳重午七夕重阳皆以奇阳立节。偶月则否。此亦扶阳抑阴之义也。至于元夕以灯。花朝以花。中秋以月。皆以望日。此特因其时物之盛者尔。
  蠓飞磑则天风。舂则天雨。竿影。上元竖一丈竿。候月午。影至七尺大稔。九尺一丈有水。五尺岁旱。三尺大旱。
  祖宗富贵。自诗书中来。子孙享富贵。则贱诗书矣。家业自勤俭中来。子孙得家业。则忘勤俭矣。此所以多衰门也。戒之哉。
  贵而忘贱。灾自骄生。迷而不返。祸因惑起。贵。骄败之端也。富。奢衰之始也。甚靳必大费。过恡必多亡。失乎中之道也。
  人生平能惩忿窒欲。心气冲和。荤酒不昏。情气不乱。故久而血白也。
  谚云。宁人负我。推而大之。忠恕之事也。毋我负人。守而固之。知命之事也。忠厚之道也。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者反是。
  大抵知是非少计利害者。儒人也。知利害不计是非者。吏人也。是非。理也。利害。事也。
  汉末三互法。拘忌至姻联。所谓国将亡。必多制。
  眚灾肆赦。怙终贼刑。千古赦刑之折衷也。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千古明刑之折衷也。
   
【受益 人次】 本站声明】【我要评论】【点击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热门图文

1草木子-附录
草木子-附录
正德刻本序 万历重刻本序 干隆重刻本序一 干隆重刻本序二 … [详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