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墨精要 >> 诸子类 >> 杂家类 >> 杂家类-杂说之属

洞天清录-提要/原序

【杂家类-杂说之属】 【手机阅读】       作者:(宋)赵希鹄      【字号:变小 变大【繁体中文】 


  《洞天清录》一卷,宋赵希鹄撰。希鹄本宗室子,《宋史·世系表》列其名于燕王德昭房下,盖太祖之后,始末则不可考。据书中有嘉熙庚子自岭右回至宜春语,则家于袁州者也。是书所论皆鉴别古器之事,凡古琴辨三十二条,古砚辨十二条,古钟鼎彝器辨二十条,怪石辨十一条,砚屏辨五条,笔格辨三条,水滴辨二条,古翰墨真迹辨四条,古今石刻辨五条,古今纸花印色辨十五条,古画辨二十九条。大抵洞悉源流,辨析精审。如谓刁斗乃行军炊具,今世所见古刁斗乃王莽威斗之类,为厌胜家所用。又谓今所见铜犀牛、天禄、蟾蜍之属皆古人以贮油点灯,今人误以为水滴。其援引考证,类皆确凿,固赏鉴家之指南也。明宁献王权尝为刊版于江西,见《宁藩书目》。曹溶《续艺圃搜奇》所载,与此本同,盖皆从宁王旧刻传录。明钱塘锺人杰辑《唐宋丛书》,别载一本,与此本迥异。考其中有杨慎之说,宁庶人宸濠之名,及永乐、宣德、成化年号,希鹄何自知之?其为未见此本而刺取他书以赝其名,固不待辨矣。 

  原序
  唐彦逺作闲居受用,至首载斋阁应用而旁及醖醢脯羞之属。噫!是乃大老姥总督米盐细务者之为,谁谓君子受用如斯而已乎?人生一世如白驹过隙,而风雨忧愁辄居三分之二,其间得闲者纔三之一分耳,况知之而能享用者又百之一二,于百一之中又多以声色为受用,殊不知吾辈自有乐地,悦目初不在色;盈耳初不在声。尝见前辈诸老先生多畜法书、名画、古琴、旧砚,良以是也。明窗净几罗列,布置篆香居中,佳客玉立相映。时取古人妙迹,以观鸟篆蜗书,竒峯逺水。摩娑钟鼎,亲见商周。端砚涌巖泉,焦桐鸣玉佩。不知人世所谓受用清福,孰有踰此者乎?是境也,阆苑瑶池,未必是过,人鲜知之,良可悲也。余故彚萃古琴砚古钟鼎,而次凡十门辨订,是否以贻清修好古尘外之客?名曰《洞天清録》。若香茶纸墨之属,既谱载而已谬误者,兹不复赘,观者宜自求之。开封赵希鹄序 

   
【受益 人次】 本站声明】【我要评论】【点击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热门图文

  • 还没有任何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