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墨精要 >> 诸子类 >> 杂家类 >> 杂家类-杂说之属

洞天清录-古钟鼎、彛器辨

【杂家类-杂说之属】 【手机阅读】       作者:(宋)赵希鹄      【字号:变小 变大【繁体中文】 
 
  ○ 三代制
  [夏]尚忠,[商]尚质,[周]尚文,其制器亦然。商器质素无文,周雕篆细宻,此固一定不易之论,而夏器独不然,余尝见夏琱戈于铜上相嵌以金,其细如发,夏器大抵皆然岁久金脱,则成阴窍,以其刻画处成凹也。相嵌今俗讹为商嵌,诗曰“追琢其章,金玉其相”。
  ○ 水、土、传世,三等古铜器。
  铜器入土千年,纯青如铺翠。其色子后稍淡,午后乘阴气,翠润欲滴。间有土蚀处,或穿或剥并如蜗篆,自然或有斧凿痕,则僞也。铜器坠水千年,则纯緑色而莹如玉。未及千年緑而不莹。其蚀处如前。今人皆以此二品体轻者为古,不知器大而厚者,铜性卒未尽,其重止能减三分之一或减半。器小而薄者,铜性为水土蒸淘易尽。至有锄击破处,并不见铜色,惟翠緑彻骨,或其中有一线红色如丹,然尚有铜声。传世古则不曾入水,惟流传人间,色紫褐而有朱砂班,甚者其班凸起如上等辰砂,入釡以沸汤煑之,良久班愈见。僞者以漆调硃,为之易辨也。
  ○ 铜腥三等
  古铜并无腥气。惟上古新出土尚带土气,久则否。若僞作者,热摩手心以擦之,铜腥触鼻可畏。
  ○ 识文
  [夏]用鸟迹篆。[商]用虫鱼篆。[周]用虫鱼大篆。[秦]用大小篆。[汉]以小篆隷书。[三国]用隷书。[晋宋]以来用楷书。[唐秦]用楷隷。[三代]用阴识,谓之偃囊字,其字凹入也。[汉]以来或用阳识,其字凸,间有凹者,或用刀刻如镌碑者,葢阴识难铸,阳识易。为阳识决非古物也。
  ○ 欵文
  识、欵,篆字以纪功,所谓铭书。锺鼎,欵乃花纹以阳识。古器,欵居外而凸。识居内而凹。[夏][周]器有欵有识,[商]器多无欵有识。
  ○ 欵识眞僞
  古人作事必精致,工人预四民之列,非若后世贱丈夫之事。故古器欵必细如发而匀整分晓,无纎毫模糊。识文笔画宛宛如仰瓦而又大小深浅如一,亦明浄分晓,无纎毫模糊。此盖用铜之精者并无砂颗一也。良工精妙二也。不吝工夫,非一朝夕所为三也。今设有古器欵识稍或模糊,必是僞作。顔色臭味亦自不同。
  ○ 蜡模
  古者铸器,必先用蜡爲模。如此,器様又加欵识刻画毕然后,以小桶加大而畧寛入模于桶中,其桶底之缝微令有丝线漏,处以澄泥和水如薄糜,日一浇之,候干再浇,必令周足遮护讫,解桶缚,去桶板,急以细黄土,多用盐并纸筋固济,于元澄泥之外,更加黄土二寸留窍中,以铜汁泻入,然一铸未必成此,所以为之贵也。
  ○ 句容器
  句容器非古物。盖自[唐]天宝间至南唐后主时,于升州句容县置官塲以铸之。故其上多有监官花押,其轻薄、漆黒、欵细,虽可爱然要非古器,岁久亦有微青色者,世所见天宝时大凤环瓶,此极品也。
  ○ 僞古铜器
  其法以水银杂锡汞,即今磨境药是也。先上在新铜器上令匀,然后以酽醋调细碙砂末,笔蘸匀上,候如蜡茶之色,急入新汲水浸之,即成蜡茶色。候如漆色,急入新汲水浸,即成漆色。浸稍缓则变色矣。若不入水则成纯翠色。三者并以新布擦令光莹,其铜腥为水银所匮,并不发露。然古铜声彻而清,新铜声洪而浊,不能逃识者之鉴。
  ○ 古铜瓶鉢养花果
  古铜器入土年久,受土气深,以之养花,花色鲜明。如枝头开速而谢迟,或谢则就瓶结实。若水锈、传世古则尔,陶器入土千年亦然。
  ○ 古铜器灵异
  古铜器多能辟祟,人家宜畜之。葢山精木魅之能为祟者,以歴年多耳。三代锺鼎彛器,歴年又过之,所以能辟祟。范文正公家有古镜,背具十二时,如博棊子,每至此时则博棊子明如月,循环不休。又:有士人家五十二钟能应时自鸣,非古器之灵异乎。
  ○ 古印章
  古之居官者必佩,印以带穿之,故印鼻上有穴或以铜环相绾。汉印多用五字,不用孹窠篆、上移篆,画停匀。故左有三字右有二字者,或左二字右三字者。其四字印则画,多者占地多,少者占地少,三代以前尚如此,今则否。
  ○ 古器无识文
  古人惟钟鼎祭器称功颂徳,则有识。盘盂寓戒则有识,它器亦有。无识者不可遽以为非古,但辨其体质、欵文、顔色、臭味,则无余藴矣。
  ○ 刁斗、镌斗
  字书曰刁斗,以行军昼炊夕击,今世所见古刁斗,柄长尺四五寸,其斗仅可容勺,合如此,则恐非炊具击之,则可此物乃王莽时铸,威斗厌胜家所用耳。或于上刻贰师将军字及其它官号,尤表其僞。大抵刁斗如世所用有柄铫子,宜可炊一人食。即古之刁斗,讹刁斗字为铫字,《尔(雅)》字书以铫,为田器,不言可知也。若镌斗亦如今有柄斗而加三足,予尝见之,辨其质与色,真三代物。葢刁、镌皆有柄,故皆谓之斗,刁无足而镌有足,《尔(雅)》又字书以镌为温器,葢古以鼎烹,夫鼎大卒难至热,故温已烹之冷物,今一二人食则用镌,余所见者正然。
  ○ 鼎大小
  予犹及见汉馆陶侯鼎,可容今之斗。则三代可知矣。然近世所存古鼎,或有容一升半升者,考其欵识,则真古物也。亦谓之鼎。鼎乃大烹之器,岂尔耶此?葢古之祭器,名曰从、彞、曰从则其品不一,葢以贮已熟之物以祭宗庙。象鼎之器,形而实非鼎也。犹今人食器亦有象鉎釡者。凡,曰鬲、曰■〈匚外〈拖去扌〉内〉、曰献、曰尊,其形有甚小者,皆然,故小尊或识曰宝、尊、彞。
  ○ 香炉
  古以萧艾达神明而不焚香,故无香炉。今所谓香炉,皆以古人宗庙祭器为之。爵炉则古之爵,狻猊炉则古踽,足豆香球则古之鬵,其等不一,或有新铸而象古为之者,惟博山炉乃汉太子宫所用者,香炉之制始于此,亦有僞者,当以物色辨之。
  ○ 古器不知名
  余姚一达官家有古铜盆,大如火炉而周回有十二环。婺州马铺岭人家,掘得古铜盆,而两环在腹下足之上。此二器文字所不载,或以环低者为古敧器。
  ○ 追蠡
  禹之声尚文王之,声以追蠡,赵岐注:“以追为钟纽”。于义未安“追者琢也”。诗云:“追琢其章”。今画家滴粉令凸起,犹谓之追粉。所谓追蠡,葢古铜器欵文追起处,漫灭也。赵氏释蠡为絶亦非絶,葢剥蚀也。今人亦以器物用久而剥蚀者为蠡。
  ○ 舂陵塜镜
  道州民,于舂陵侯塜得一古镜,于背上作菱花四朶极精巧,其镜靣背用水银,即今所谓磨镜药也。镜色畧昏而不黑,并无青緑色及剥蚀处。此乃西汉时物,入土千余年,其质并未变,信知古铜器有青緑剥蚀者,非三代时物无此也。
  ○ 晋塜古器
  或傅:嵊县僧舍治地得砖,上有永和字。及得铜器,如今香炉而有葢。上仰三足如小竹筒空而透。上筒端各有一飞鹤,炉下亦三足,别有铜盆承之。
   
【受益 人次】 本站声明】【我要评论】【点击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热门图文

  • 还没有任何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