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墨精要 >> 诸子类 >> 杂家类 >> 杂家类-杂说之属

洞天清录-古今纸花印色辨

【杂家类-杂说之属】 【手机阅读】       作者:(宋)赵希鹄      【字号:变小 变大【繁体中文】 
 
  ○ 淳化阁帖
  太宗朝捜访古人墨迹,令王着铨次,用枣木板摹刻十张于秘阁。故时有银锭纹,前有界行目録者是也。当时,用李廷珪墨拓打,手揩之不污手。惟亲王宰执使相拜除,乃赐一本,人间罕得,当时每本价已百贯文。至[庆厯]问禁中火灾,其板不存。今所见阁帖多乏精神焉。有绛帖以阁本重摹,而袐阁反不如绛帖精神乎?则此可以观也。
  ○ 绛帖
  绛州法帖二十卷,乃潘舜臣用淳化帖重模而参入别帖,然比今所见阁帖,精神过之。舜臣事力单微而自能镌石,虽井阑堦砌背,徧刻无余。所以段数最多或长尺余者。舜臣死,二子析而为二。长者负官钱,没入(干/十)卷于绛州。绛守重模下,十卷足之。幼者复重摹上十卷,亦足成一部。于是绛州有公私二本。[靖康]兵火,石并不存,金人百年之间重模,至再[庆元]间,予官长沙尝见旧宰执家,有南渡初亲自北方携得舜臣元所刻,未分析时二十卷。其家珍蔵,非得千緍(官/百)陌,不肯与人。乃北纸北墨,精神焕发,视金时所摹者,天渊矣。
  ○ 潭帖
  淳化阁帖既颁行,潭州即模刻二本,谓之潭帖。予尝见其初本,当与旧绛帖鴈行。至[庆厯]八年,石已残缺。永州僧希白,重摹东坡,犹嘉其有晋人风度。[建炎]敌骑至长沙,守城者以为砲,石无一存者。绍兴初,第三次重摹,失真逺矣。
  ○ 临江帖
  刘次庄模阁帖于临江,用工颇精致且石坚,至今不曾重模。独二卷略残缺,然拓本既多,颇失锋芒。今若得初本锋芒未失者,当在旧绛帖之次,新潭帖之上。然其释文间有讹处。
  ○ 蔡州帖
  上蔡临模绛帖上十卷,虽比旧绛帖少下十卷。而迥出临江之上。予尝见于长沙两府刘轙家。
  ○ 武冈帖
  武冈军重摹绛帖二千卷,殊失真,石且不坚,易失精神。后有武臣守郡,嫌其字不精采,令匠者即旧画存刻,谓之洗碑,遂愈不可观,其释文尤舛谬。然武冈纸类北纸,今东南所见绛帖,多武冈初本耳。验其残缺处自可见,
  ○ 武陵帖
  武陵帖亦二十卷。杂取诸帖重摹,而参以人间未见者。其间,惟右军小字黄庭最妙。他帖无所用也。
  ○ 彭州帖
  彭州帖亦刻歴代法帖十卷,不甚精采,纸色类北纸,人多以为北帖。
  ○ 元祐秘阁续帖
  [元祐]中,奉旨以淳化阁帖之外续,所得真迹刻续法帖。元本在禁中,后过太清楼。今会稽重摹本,无不减古绛帖也。
  ○ 又名太清楼帖
  淳化阁帖板虽禁中,火灾不存而真迹皆藏御府。至[徽宗]朝,奉■〈上上日下〉以御府所藏真迹重刋于太清楼,而参入他竒迹甚多,其中间有兰亭者是也。名曰太清楼帖。
  ○ 淳熙秘阁续法帖
  高宗圣学天成,奎文焕发,肆笔成书。埀法万世寿皇,重规叠矩,宸画尤妙。南朝访遗书多得晋唐旧迹,至[淳熙]间,奉旨以御府珍储,摹勒入石,名淳熙秘阁续帖,置秘书省。宝庆火灾,其石不存。
  ○ 汝州帖
  汝州帖,乃王宷辅道摘诸帖中字牵合为之。每卷后有汝州印,为黄伯思所掊击,不值一文。今会稽又以汝帖重开,谓之兰亭帖,真实侈靡耳。宋宣献公刻赐书堂帖,于山阳金乡,首载古钟鼎器,识文絶妙。但二王帖诠择未精,今苦不存。胡龙学世将刻豫章法书,种种精妙。今已重模,后有小字隷书。范忠宣公子弟戒者是初本。许提学闲刻二王帖于临江,模勒极精,诚少诠择。庐江李氏刻甲秀堂帖,前有王顔书,多世所未见,但继以本朝名公书颇多,大抵今人书自当作一等耳。曹尚书彦约刻星凤楼帖于南康军,虽以衆刻重模,精善不茍,并无今人书。韩郡王侂胄刻羣玉堂帖,所载前代遗迹多有未见者。后亦多本朝人书,韩败后入秘书省。
  ○ 兰亭帖
  兰亭帖,世以定武本为冠。自薛珦作帅,别刻石,易去于元石,镌损清流映带四字以惑人。然元本亦有法可辨镌损四字,一也。管弦之盛上,不损处若八行小龟形,二也。是日也观宇宙两行之间,界行最肥,而直界伸脚十字下出横阑外,三也。管弦之盛,盛字之刀,锯利如钩,四也。痛字改笔处劲不模糊,五也。兴感之由,由字类申,列叙之列,其坚如铁钉,此其大畧也。然定武又自有肥痩二本,而镌损者乃痩本,为真定武无疑。何以知之?今复州本以真定武本重模,亦镌损四字,其字极痩,王顺伯尤延之争辨如聚讼,然痩本风韵竟胜,岂能逃识者之鍳。其痩本之石,宣和间就薛珦家宣取收入禁中,龛于睿思殿东壁。[建炎]南渡,宗泽遣人护送此石至维扬,兵入维扬,不知所在。或云:金人以毡裘裹之车载而去。
  ○ 乐毅论
  世传二王帖皆以真迹摹勒。独乐毅论就石书丹,其石在高学士绅家,已残缺。至海字后转属赵立之处。今重摹者,犹有赵立之印。予[嘉熙]庚子自岭右回至宜春,见元本于一士人家。用北纸北墨,无一残缺而清劲遒媚,正类兰亭字形,比今世所见重摹本几小一倍。此葢齐梁间拓本,真人间希世之宝。
  ○ 锺元常帖
  锺元常力命帖,惟此本。与潭州本佳,它无足取。
  ○ 顔碑
  顔碑在南北者尚多。麻姑坛记、吴兴石柱志、旧本干禄寺妙喜寺记、西林题名,皆絶品也。
  ○ 欧阳小字千文
  欧阳小字千文在邢州。温彦博墓志在东京。九成宫碑、仲夏兰若二帖、化度寺碑、丹州刺史碑,并在北方会稽。高续古家有重摹化度寺碑,咄咄逼真。
  ○ 鴈塔题名
  此帖有北本、彭州本,然北本为上,彭本颇失真。
  ○ 徐骑省小篆
  徐铉深得古小篆法,有篆千文,刻石南昌,精妙,无愧古人。今已重摹。绥蛮校尉予遡潇湘歴衡潭,永全道五郡并无古刻,惟道州有汉。
  ○ 绥蛮校尉
  能君之碑,若浯溪中兴颂,乃唐中世所立尔。亦打石之工人,每因旧迹加洗刻,以为衣食业。故愈失真。
  ○ 南岳碑
  余尝见南岳一僧,云:“岳山多秦汉以来碑,在林莽蔽翳间,寺僧惧爲官司所扰,匿不敢言,亦不敢迁至屋下。故愈为霜露剥蚀,良可叹也”。僞作王大令书,山阴僧。
  ○ 僞作王大令书
  保母墓志,韩伲胄以千緍市其石。予每疑其赝作,殊无一点大令气象。及见东坡所作子由保母墓志,语则僧,实僞也。
   
【受益 人次】 本站声明】【我要评论】【点击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热门图文

  • 还没有任何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