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墨精要>> 文序选脩>> 演讲辩论>> 演讲写作

演讲写作

关于演讲稿

以稿换稿】  作者:林语堂   发布:2019年02月19日   阅读: 次 【   

你把演说中所搜集的材料,随时把它写在纸片上,你不妨把它当作玩纸牌似的时时翻阅,把它们分别列组,依次排列,存其精华,去其糠粕,然后再加以整理,加以修饰,这是预备演说的一种方法。你一直要到你的演说发表以后,这预备的工夫才是结束。你这样的预备,自然有着你的演说稿的。

有的人他们要把说的话写成了一篇文章,于是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很仔细地记着,待到登台演说了,便像背书似的一字不遗地向听众的耳朵中送进去,这实在是一种最不好的方法。因为,你做成了一篇文章,细细诵读而实行背稿,你真能一字不遗地背诵吗?你背到中途,忽然因为遗忘而背不下去,那里你势必满头大汗,窘到不知所云。再有,你在没有背出之前,你又搜集到了好材料,要插进去,则势必文章重做过,前功完全付之东流了。况且待做起来,你能不能有把它再行熟读的时机?假如没有,你只好不重做,你这一次的演说,使人仿佛在听你的背书,枯燥无味,那是一定的。所以我们写演说稿,应该拟一个大纲,我们说话的时候,按照所写的大纲,再行说述,那么,既无背书之弊,又有伸缩自如之好处,这是我们必须要注意的。

一个好的演说家,在他的演说读完之后,他会感觉到他的演说有着四份的,一份是他原来预备的;一份是他实际讲出的;一份是在报纸上刊登的;还有一份,就是他在回家的途中想到当时应该怎样讲法的。

演说有公开演说和即席演说的分别。即席演说,就是临时发挥你的意见。要是我们把演说稿写好了,再即席演说则更是危险;因为即席演说的人不止一个,说不定在我前面演说的人,他所说的正是我预备的内容,那轮到我的时候,我一字一字地背诵,不啻叫人家把前面的人已经说了的再来听一遍,这是何等乏味的事啊!所以,有许多演说家,他们的即席演说,便是不再预备讲稿;但是,为了要使你讲的时候安心些,你仍不能不把大纲预备起来的。林肯是一位很善于即席发挥的演说家,在他进入白宫当了总统之后,不论是公开演讲或是和阁僚作普通的谈话,他总是在事先预备了稿子的。他那就职总统的演说,自然更是费了不少的预备工夫了,因为这是有着历史关系的重要的言论,当然不能临时发挥的。可是,他在伊里诺州的那篇伟大的化仇为友的演说,他却不曾用了草稿。他说:“在演说的时候,演说者看着草稿,那是会使听众们感觉到倦烦的。”

确实的,一个演说者手里拿着演说稿而演说,这像是教员在教室中讲书而不是演说了,再加上他时时的翻阅,讲的时候就不免要中途停顿。这怎么不会使听众感到烦闷,甚至和睡神去握手呢!因为,演说者时时翻阅演说稿,这便是演说者缺乏应该具有的坚信和充足的力量的表现。

我们在预备的时候,必须要作演说稿——精细而又丰富的纲要。你在自己练习的时候,可以随时的参看,待你走上了讲台,面对着听众,你就不应该再去翻阅演说稿了。这等于演员在预备演说的时候,不妨每人的手中拿着一个剧本,到台词忘掉的时候可以参阅;可是你在登台演说的时候,你手里也拿了一个讲本上台,那不是成了大笑话,不是要使观众哄然大笑的吗?

我们预备着演说稿,在讲台演说的时候是不应该拿出来翻阅的,可是,你不妨把它藏在怀中,这多少可以使你感觉到安心些。这并不是让你藏在怀中预备拿出来翻阅,正像火车轮船上装置有消防器,防备着紧急事件发生的时候,偶然拿来使用一下,非到紧要关头,无论如何是不用的。

如果你必须要翻阅你的演说稿的话,你能够把纲要写得愈简单愈好,用了较大的字,写在较小的纸片上面,到了你所讲的地方,你就把这纸片藏在桌上有遮蔽的地方,到了必须要看的时候,可以偷偷地望一眼。但是,你必须努力遮盖住你这一个弱点,不要使听众看见。

初次演说,异常心慌,常常登台之后,或是讲到中途,把苦心预备着的材料完全忘掉,弄得不知从什么地方说起才好,窘得满头流汗,那是何等难堪的事啊!像这样的人,身上带有一份演说大纲,这不啻如大热天出门旅行而身上带有清凉饮料一样。不过,学步小孩,须得扶着桌椅,会走之后,便用不着有所依赖了。

【来源:怎样说话与演讲】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友评论共 0